Megumi的公佈欄 / めぐみの揭示板
★日本旅行演講、邀稿、採訪等合作及詢問均歡迎來信~日本旅行講演、連携、取材など、何かご質問はございましたら、どうぞメールでご連絡ください。
☆著書《休日慢旅:東京、鐮倉、靜岡》實體通路及網路書店均售,邀您踏進不同的日本旅行。
★無工商或合作未告知、互惠裝消費之文章、沒踢過箱子或盒子,請放心閱讀。
▼▼▼順手點點下方的google廣告,也是傳遞您給予掌聲和肯定的方式。▼▼▼

▲▲▲順手點點上方的google廣告,也是傳遞您給予掌聲和肯定的方式。▲▲▲

by:Megumi

最近總飄著細碎雨絲的台北,連週末也沒能放晴。

週末日文課下課之後,和友人M小姐去看了「魚」。
這戲劇演出的故事內容,是以一對結婚三年的年輕夫婦:小妤(幼稚園老師)與哲翔(保險員)兩人間的愛情故事為基底,所發展出三重敘事。

第一段演出之甫,小妤就因為接到保險員來電,不斷強調若車禍被撞的理賠金有多優渥,而不耐地大喊「為什麼我一定要被撞死?」

在這段的劇情裡,家庭主婦小妤因為對於家中收入不穩而對先生充滿怨懟,先生三天捕魚兩天曬網的收入,總讓她臉上無光,連房貸都得跟娘家伸手,遂對先生冷言冷語。

當小妤問起先生房貸的錢在哪?哲翔開始畫起大餅表示要帶妻子環遊世界,追求兩人的美好生活。
然而,擺在眼前的卻是他根本無法回應生活中最迫窘的柴米油鹽之需,這樣的態度終於讓妻子再也難抑對於生活的不滿--在表面張力即將崩解之時,她終於告知「我已經懷孕三個月。」

深知妻子小妤始終想要一個孩子,但兩人三年來始終未能受孕,如今兩人終於有了愛的結晶,讓哲翔自然欣喜溢於言表。
「我跟孩子的爸是兩年半前開始交往的,對方就是你的好友台生。
是的,他怎樣都沒想到,這盼了多年的孩子,竟不是自己的。

獲知自己竟然被戴了綠帽的哲翔,正當情緒混亂之際,卻意外接到一通關於來自保險業務的電話,於是只能急忙拿起手機往門外走去,沒多久樓下便傳來...


第二段故事開始,就是收拾好行李的小妤,明顯已經有了從這場婚姻中離去的準備。此時,哲翔卻突然下班,於是她趕緊將行李塞到流理台下。

當面對眼前這個總是扛不起家計的先生,她以語言、肢體,打算在離家之前與這男人做最後一次的纏綿。兩人一路從廚房開始交纏著肢體,挑逗、愛撫著彼此,直到客廳,情慾的空氣彷彿就要在空氣中炸開似地,讓人也不禁要跟著演員臉紅心跳起來。

然而兩人的情慾回到生活現實,小妤依舊無法跟眼前這個只會說著未來要如何如何,卻連房貸都付不出來的男人繼續相守--於是,小妤還是決定離開,並且與老公攤牌,告知自己已經懷了台生的孩子。

獲知老婆竟然被戴了綠帽的哲翔,在事業無成、婚姻失敗的打擊下,於是氣憤的喊著「那我走總可以吧?」
有著不好預感的小妤,於是立刻阻止先生離去,然而哲翔混亂的情緒,怎是在小妤的勸阻所能擋下的?於是,他還是選擇打開了家門,怎知門外竟然...


三段故事之初,是情愛所發出的粗淺喘息,在家當家庭主夫的哲翔,在廚房的地板與愛侶進行一場炙熱的歡愛。

此時,他的保險員妻子小妤因
業績又創佳績而提早返家,打算跟先生慶祝一番,只是她怎樣都沒想到,她想給先生驚喜,先生卻送她驚嚇。

趕緊拋下對方,哲翔急忙想掩飾自己在家與人偷情的事實,趕緊到客廳應付著妻子,但廚房裡傳來碰撞的聲音,卻讓小妤無顧哲翔的阻擋,衝進廚房一探究竟。

豈知,站在廚房裡,那衣不蔽體尷尬現身的人,竟是先生的好友台生!
無辜的小妤這才知道,原來當她以為自己的婚姻幸福美滿之際,哲翔竟然在一邊擁抱著她的同時,也被別的男人所擁抱?氣憤懊惱的她,忍不住拿刀相向。而狼狽的哲翔,連忙阻擋妻子的激烈行為,好讓愛侶脫身,並在其後趕緊離家,獨留情緒激動的妻子小妤一人。

而因為情緒激動引發氣喘的小妤,發作地捲曲身體在沙發上掙扎,卻找不到吸藥輔助器舒緩,於是...




事到如今,第三者台生,頓時成了蹺翹板中間的軸心,一邊是不斷吐露著心事的小妤、一邊是陳述著心事的哲翔。

總在婚姻裡壓抑自我的兩者,開始各自回憶起這段愛情從相遇到相知相守的過去,以及婚後的種種一切,那些不滿、報復、無奈,以及更多的是,兩人的話語之間所洋溢的,對於彼此的深刻愛戀。難道,「愛」真的沒有辦法成為「重來」的鑰匙嗎?回到初相識時,那個美麗女孩與陽光男孩的那般無暇...

只是...諷刺的是,正當兩人互相緊擁,想著或許一切就此過往雲煙之際,一通答錄機的留言,卻再一次劃破美麗的願景。

嗶一聲之後的留言,竟然是哲翔背著妻子,其實偷偷跟地下錢莊借了高利貸,對方找上門要求他必須限期處理的事實。這留言,讓哲翔深覺困窘、小妤再度心碎--事已至此,兩個人真的還能走的下去嗎?

貓這一對,對於現實生活充斥各種不滿、無力、背叛、謊言的夫妻,開始激烈的互相扭打起彼此,從廚房打到客廳,客廳又打回廚房,哲翔甚至將妻子推倒在桌上,憤怒地緊掐著她的脖子。
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那拉扯撕裂的,已不知道是對方的身體,還是自己的內心,抑或,是這場婚姻。

故事發展到此,痛苦的兩人終於選擇停手,各據一角。

哲翔忍不住開始自怨自艾起來...
說起自己就算在第一段、第二段故事都死於橫禍(第一段因車、第二段因槍),但他還是對著妻子大喊「反正我只要出了那道門,還是會死!」仍然打算離去。

儘管如此,那個總是對哲翔冷言冷語,甚至因為無法忍受先生不切實際而投向他人懷抱的小妤,卻不准他離去,深怕他這回依舊逃不過死亡的輪迴。但,哲翔還是選擇打開那道門。

果不其然,當哲翔開啟大門,槍聲再度響起。
然而,這次那把殺死老公的槍,卻交替到小妤自己的手中...

虛臾,門外出現了第一幕裡,那位陳述若小妤被撞,將會獲得如何優渥理賠的保險員。
這次他說著「從加保開始,只要將您的美好回憶忘卻一件,就可以得到理賠。忘的越多,理賠越高。」

看著保險員,小妤選擇對著門外,朝著保險員扣下了手中的扳機。


(END)


這故事,大家覺得如何?
我覺得,是挺值得給予掌聲的。

愛情,總以各種樣貌存在,它看似無比濃純,卻也往往無比誨澀。

男女主角不停的試圖勾勒出,彼此相遇之初的模樣。
那陽光男孩的外表、可愛女孩的清麗,那曾經貧窮卻幸福的過往,以及為何走到如今的不堪之際...曾經瞬間的心跳加速,如今早已遙遠,兩人連對方初識的模樣都已經說的不完整,淡淡地浮顯著些許難堪。

只是,瞬間的心動,要從那1秒鐘的交會,成為1小時的約會、1年的交往,甚至數個10年的婚姻,其實需要何等的機緣?說真的...很難,真的很難,浪漫可以是因為沖昏頭,但人生無法在暈眩中永不醒來。

愛情的考驗就已經層層疊疊,更遑論婚姻。
常可聽到好不容易遇到個「白馬王子」(白雪公主),卻在某一日突然發現,對方原來手機通訊錄裡面住了很多白雪公主、獨居的浴室裡還永遠能發現不同牌子的女性保養品、想上演「翻滾吧!女孩」才會來電找人、更別說是床下那個根本不知道是誰的耳環--而那個白馬王子,卻還滿嘴「我真的很愛妳!懷裡只有妳!」或者「將來我們如何如何...」將來,會一直來沒錯,但你的將來、我的將來,不等於我們的將來。

貓啊~這空口說白話的本事,就像小妤氣到對連房貸都付不出來,卻還每天只會做環遊世界夢想的先生所說的「你怎麼不去吃XX?」
是!那確實是情緒話的字眼,但這話背後的憤怒,卻是不忍戳破滿口空話的妻子,內心的無比沈重。她其實不是因為真的信了那些「以後我們就可以環遊世界」的話,而是因為對先生的愛,讓她於心不忍,所以就算明知先生老在畫大餅,她還是忍著不戳破。連房貸都無法承受,而閃爍其詞的先生,怎承擔得起?

無論是婚姻或在戀愛裡,都有一種愛叫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說出
「OO,你怎麼不去吃XX?」那種話,真的不是因為教養好不好、智慧高不高,只是因為還想為對方留一步空間,留一點「我是把你當人」的基本空間,留一點希望這段感情可以善終的彼此尊嚴,這是愛情裡最細微卻深沈的修練。

說不出自己根本沒錢可付房貸的哲翔,可以輕易喊出環遊世界的美夢。
講不出自己婚姻很低潮不幸福的小妤,選擇以外遇來逃避真實的痛苦。

究竟是自欺欺人比較可憐,還是欺騙別人,比較可憐?
都可憐。

儘管最後哲翔還是選擇打開門面對不變的命運,我卻沒有辦法因為他打開門而寬宏大量的選擇原諒--畢竟那句「環遊世界」,在我耳裡聽來,只是冠冕堂皇的用不可知的希望來為現狀尋求解脫,感受到的是一種目不忍睹的真實。

這樣的說詞,究竟是在安撫自己,還是妻子

可憐。


創作者在劇中刻意穿插了不少笑點,但本質卻是沈重的,儘管人生就是因為有那麼多的五味雜陳,才顯得真實,但這帶著些許宿命的內容,不免叫人惆悵。

好比,小妤儘管因為先生的糖果戒指求婚,在倍感浪漫之下步入了婚姻,卻發現無法面對每個月支付房貸的生活壓力。

好比,當兩人終於決定應該放下一切,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卻沒想到下一個考驗(地下錢莊)立刻成為橫亙在兩人之間的另一道高牆。執子之手,竟得面對一連串土石流來襲的考驗?莫非,對於彼此真的只能曾經擁有,無法天長地久?如果兩人一起攜手共度了這個考驗,是不是還會出現下一次危機?

而那男男之戀,我就更不用說了,沒有一個女人會選擇跟一個男人搶自己男人,基本上...那就跟人類要懂宇宙人的世界相去不遠,理解不來、也捉摸不到。可怕的是,一個人已經是一個星球,而另一個性別的人,可能連所在的星系都不一樣,阿彌陀佛。

愛情,是一門難修的學分,就算從初階(戀愛)順利進階(婚姻),也未必是真正贏家。
若真如此,還要往前走嗎?當然要!不往前走,怎麼能修完總體課程?


愛情的劇碼訴說的,不是愛情;真正宿命的是人,是人生。




貓 看完了「魚」之後,跟M小姐晃到附近的咖啡店小坐了一會兒。

店裡依舊是熟悉的安靜,有的看書、有的上網、有的背單字...客滿的咖啡店裡,靜悄悄地,一如我每次到來的模樣。

這店開了有多久,大概就認識它有多久了,我說不上是這裡的常客,但只要有到附近來,肯定就會進來喝上一杯咖啡才離開。儘管店裡的咖啡種類繁多,嘴裡習慣喝的味道,其實卻不外乎那兩、三種,今天點的也不例外,熱Latte。

店主的貓兒,不是懶散地趴伏在地板休息,就是在店裡逛大街,穿梭在椅間,如入無人之地,甚至一度在我側轉過身時,直接跳上我的腿,不動,看我沒打算跟它玩,卻也不肯從我腿跳下。

就這樣由著它在腿上站了好幾秒,看我完全不理會、不陪玩,貓兒這才終於甘願回到地面,又索性跳到旁邊的紅沙發,去窩個夠本。週末的午後,落地玻璃外還飄著雨,能這樣隨性地在屋裡閒散當貓老大,這般自若的模樣,倒也真讓人羨慕至極了。

直到喝完了咖啡,走回街道,雨仍是未停,彷彿未曾離開這場雨似地...


再回來繼續把「魚」給說完吧!

下午欣賞的這劇,其實跟隨著故事進入第二段敘事之後,我就想起出身於波蘭的Kieslowski,其作品「Blind Chance」(台譯:機遇之歌)...其中的差異,大抵在於「魚」是以愛情為主幹,在做為演劇呈現的手法上,也較為活潑當代。

Blind Chance,簡單的來說,就是一個故事以三段式
敘事,來講述的故事。故事的內容,是從主角提起行囊打算到車站趕車,所發生的故事。

其一,他趕上火車,並在車裡碰到老共產黨員,因而成為青年組織一員,且認識了一位美麗的女子。某日,他要搭機前往國外,去參加某場會議...

其二,他未及上車,他將站在反對黨的立場,以自由及理想為革命打拼,並且也和一位美麗女子交往。某日,他要搭機前往國外前,被當局拒發護照...

其三,是他根本沒有去車站,將在校完成學業,並與美麗的女同學結婚,生活幸福且任職醫學院高層。某日,搭機前往國外,但當飛機飛上天空之後...

三種以一瞬別之的故事軸線,帶出人生不同的發展,以及對於未知的宿命...


這樣的手法距今已經有20年左右,其後也有非常多作品都以類似的方式,做為詮釋多線走向的鋪陳。

而「魚」,確實讓我在第一時間聯想到「Blind Chance」的味道...畢竟因為在大學時代就看這部片子,實在印象深刻到難以忘懷。
我無意比較手法,只是聯想起那部讓我會忍不住看完之後,咀嚼再三的作品。此外,
Kieslowski的紅白藍三部曲,也是絕對推薦的精典代表作!


只是,戲劇是苦、愛情很苦、咖啡也苦,那,人生呢?



晚安,我也該睡了。

貓7.jpg

創作者介紹

Megumi的日本旅人塾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MO
  • 今天再去華山,看到休閒裝扮的"魚,西裝男",
    年輕多啦!
    我沒看過Blind Chance.
    但想起葛妮斯以前的一部片:雙面情人
    講的是一個女子在搭上地鐵和沒搭上地鐵的2段故事.
    電影和戲劇表現出來的結局完全不一樣.
    但命運到底會不會隨著一念間的轉變而有所不同?
    誰知道呢?!

    MOMO

    版主回覆:(11/23/2010 06:47:39 AM)


    MOMO:

    早安!

    這類拍攝手法的作品還不少,
    不過人生確實就往往因為一個選擇,
    而將未來導向另一個方向而去...

    我們無從預知,所以只能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