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umi的公佈欄 / めぐみの揭示板
★日本旅行演講、邀稿、採訪等合作及詢問均歡迎來信~日本旅行講演、連携、取材など、何かご質問はございましたら、どうぞメールでご連絡ください。
☆著書《休日慢旅:東京、鐮倉、靜岡》實體通路及網路書店均售,邀您踏進不同的日本旅行。
★無工商或合作未告知、互惠裝消費之文章、沒踢過箱子或盒子,請放心閱讀。
▼▼▼順手點點下方的google廣告,也是傳遞您給予掌聲和肯定的方式。▼▼▼

▲▲▲順手點點上方的google廣告,也是傳遞您給予掌聲和肯定的方式。▲▲▲

070-

by:Megumi

那天直到午前,太陽始終沒露臉。

清早從清水車站旁的飯店往富士山方向眺望,就沒瞧見雲霧之外的遠山,直到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依舊不見隱身在雲層後的聖山。

離開飯店不遠,沿著國道149直行,行經島崎町、相生町、旭町、松原町之後,銜接國道150號續行。然而,雖然始終沿著清水港沿岸而行,但在林立的廠房之間,卻只能偶見空隙間的水畔輪廓,直到車行到三保半島外圍下了車,才總算得以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這對於靜岡而言非常重要的海洋。

三保半島,突出於清水港外,是一處呈現略成U型的口袋地形,半島內側為清水港、半島外側為駿河灣。沿著這片7公里的海灣,不僅孕育了靜岡縣大小約末20處的漁港與漁業,更有數十處海水浴場,以及溫泉等相關產業資源,可說是靜岡地區相當重要的海洋及觀光資源所在。

    073-

造訪三保半島那天,正值週日,因為之前的颱風剛離開不久,固然好不容易沒了雨,卻依舊籠罩著雲層不散,加上時間才約莫上午8點多,在海岸線上還不見什麼人。

走在三保半島由五萬多株的松樹所交織的「三保松原」海岸線,溫度很是涼爽,偶現又消逝的陽光,更讓穿梭在松樹林之間的每一道光線,都充滿了迷離的美麗...此地最聞名的魅力在於可由水岸直接眺望富士山,體會駿河灣為前景、青松為中景、富士山、 伊豆半島為遠景的立體景致。

相較於前一天剛走訪的江之島海岸,這裡沒有嘻笑與追逐的人群,只有倚賴著駿河灣為生的漁船在瞇起眼睛遠眺時,映入眼簾。或者,是那獨自站在海邊釣魚的當地居民,靜靜地與與松林交融出靜默的對話。

靜下心往前走,發現這樣的海岸反,而可以清楚地聽著水岸拍打的聲音,感受陽光與雲朵追逐時,殘留在水面與松林間的痕跡。
那是一種恬淡的幸福,或許不同於紫陽花與夏日花火所攜手構成的夏日盛宴那般耀眼,卻因為這寧靜而無比平靜。

正是這樣的心情,悄悄地上揚了嘴角。


071-
固然在這佈滿五萬多株松樹的「三保松原」散步非常悠閒,當地居民生活也步伐緩慢,但這多少也拜觀光客與觀光巴士還沒醒來的緣故。

在1915年由實業之日本社所舉辦的「日本新三景」選拔中,三保松原奪下了全國第二名的佳績(另二分為北海道龜田郡七飯町的大沼、大分縣中津市的耶馬溪),這松樹茂密的美麗姿態在海岸線上各自生成了自己的樣貌,或懸、或橫、或傾、或臥,挺拔而堅韌的奇特外觀,每株盡是不同姿態,叫人不由得也為此而印象深刻。

生長在臨海灣的邊緣的松樹,在面臨來自自然的各種挑戰之下,想必是生長艱苦的,然而這每一株松樹卻就這麼以各自的姿態,找到了自己與環境共生的完美調和--這點,從臨海岸線上的第一排松樹都是彎著腰的模樣就不難想像了,儘管株株看似縱情地伸展著巨大的臂膀,那不在風中挺直腰桿的蒼勁樸實之姿,卻早已訴盡了一切的故事。

在海岸線種植松樹,其實也是種做為防風林的樹材,保持合適距離栽種不但可造景更可保護生活者免於受到天災襲擊,然而松樹光是育苗就得花上3年,等到長到超過成人高度已是超過10年,一片松林更需至少超過20年,這也是日本在311東日本大震災的災後重建工作中,之所以強調要以松為海岸林重生的考量由來,自然防風、防沙的海岸才是真正確保生命財產安全的守護者。

看這這連綿的松林,更讓人倍感人類之於時間的渺小啊!

074-
除卻這獨特的自然景觀與防風的重要功能外,三保松原其實還有個故事呢!

據說,從前在三保有位名為伯良的漁夫在回家路上,發現某株松樹上掛著美麗衣裳,正想著這是打哪來的上等衣料,並準備把它帶回家,天女卻意外出現了。原來這是她懇求地對這位漁夫說道:「那是我的羽衣,沒有羽衣就無法回去天上。」 漁夫便提出想看天女舞姿,以做為交換羽衣條件。在充滿春天氣息的三保松原中,天女便穿上羽衣跳著舞返回天上去--這掛著天女羽衣的松樹,正是現在被稱為「羽衣之松」的所在。

因為「沒圖沒真相」,所以當然要拍張照片回來做紀念(證據)。

081-  
而充滿傳說的那棵老樹「羽衣之松」,其實剛剛在前兩年退休,所以這趟沒能親眼見到它的身影,上圖這張是二代松。

垂垂老矣的老松因為久病加上健康狀態不佳,在前兩年(2010年)已經正式退役,當時原本使用 了許多木支架撐著它已經超過650歲的衰老身軀,氣若猶絲的老松卻依舊不見起色,而現在所見的這株為老松的後代育苗,同樣壯觀而姿態出眾,瞧瞧那巍巍的姿態,說有多自信就有多自信。

無論神話是否存在,光是想到眼前這株二代松的父親那充滿故事的過往(雖然650歲的松樹已經老到不知道要怎麼稱呼它才好,但松樹其實可以活到上千歲),就不由得深受感動。

畢竟,這珠松樹的父親可是活到超過650歲啊!不是65歲耶...

075-
瞧!這臨著海岸線的第一排松樹,是否蒼勁蔥蘢地令人印象深刻?

光是從這身姿,就能想像這是歷經多少風雨吹襲而挺立迄今,就算再艱苦都要咬著牙站穩,無論怎樣都堅持不倒下,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適應了環境,而以這奇特的姿勢生長。
再往前走,便是海岸了,因為這片沙岸的沙太過熱情,不停地跑進鞋裡想跟我的腳丫打招呼,倒也讓人樂得慢慢移動步伐,走兩步、倒沙、再走兩步,或者不時蹲下來欣賞美麗的漂流木與造型奇特的石頭。

前幾天颱風過境所留下的殘亂,彷彿睡了一夜剛醒的人,除了海灘上四散的漂流木之外,還偶見布鞋或其他因颱風漂打上岸的各類物品,但儘管如此,倒是不太見著台灣海岸經常會發現的垃圾就是了。

靜靜的海岸、靜靜的風,伴隨著偶現的交談聲,聽著自己腳下脫鞋、倒沙的聲音,還有用漂流木在沙地上劃出圖案的沙沙聲響,這早晨的海岸,雖然只見雲朵,卻依舊宜人。

076- 

老實說,沒親眼見著富士山是有遺憾的,畢竟是充滿了期待前來。

在原本可以看到富士山的海岸蹲下,隨手就能撿拾到的交流木和松果,叫人不禁回想起過去...有些年,總會撿拾一堆樹果,分類裝進玻璃杯,擺在窗台的那段日子。


朋友曾問:「為什麼撿那東西留著?」我總會回以:「因為トトロ(TOTORO)搭著貓車經過的時候,可能需要歇歇腳吃些點心,或者當成我不在家的時候,黑小鬼的玩具也好。」想像的世界或許並不存在,但無論羽衣之松也好、トトロ也罷,那些想像的場景與畫面,卻光是閉上眼睛就彷彿會在眼前成真,是透過旅行所打包的浪漫,不一定值錢,卻無價。

依照慣例地在地上撿了一顆松果,是我跟三保松原勾手約好,下次還要再見面的信物。

077-
站在松原間,仰起頭瞇眼看著彷彿要通往天際的松樹,松的針葉就像一把又一把扇子般地,相互堆疊成層,化為讓天女的繡鞋一蹬而去的梯子。

看著這松樹,我回想著,自己究竟什麼時候開始跟「松」打交道?

遙遠的記憶裡,練國樂時得在弦樂器的盒子裡頭放上松香,就是為了避免弦軸鬆開影響樂器使用,也利用松香的特性強化弓毛對於琴弦間的摩擦力。長大之後,每到過年前的插花課,老師總會拿出這花材來,因為松有延年益壽的佳喻,最是適合與千兩的豔紅兩相輝映。松與柏,都是看似不起眼,卻不變形又能呈現壯麗寫景之美的素材,更別說松是從針葉到球果都能入藥的好物了。

拿著針葉在手中搓揉,清香的氣味低沈地竄入鼻間,是舒服的香氣。

072-
離去之前,巧遇一位坐在松樹樹幹的當地婦女,一個人靜靜地遠眺著駿河灣。
 
在她的心底,迴盪的是時間緩緩的慢速風景,或者,是為了找尋堆疊在時間切片的停格風景而前來?在我低頭看著手錶往前移動步伐的同時,卻忍不住又回頭望了她一次...


沒有購物血拼的廝殺、沒有分針與秒針的追趕,就算只是攤開滿紙空白,也叫人無比羨慕這素顏的旅行風景。

, ,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nny
  • Dear Hana~

    喜歡妳這種調性的旅行~很棒說....
    年紀越大越喜歡這種寧靜的美感~
    希望有一天也能探訪這時光停滯的松原~^^

    版主回覆:(07/24/2012 04:23:20 AM)


    fanny
    慢旅行很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