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Megumi

最近的日本旅行,也不例外地留下新的感動,那些交會於人與傳統、人與土地的情感,尤其遠比吃了什麼美食、買了什麼土產還要更加地難忘。

8月底,過午才下飛機就一路飆向山梨縣富士吉田市,為的不是趕上什麼重要的晚餐,而是為了參加日本的國指定重要無形文化財「鎮火大祭(富士吉田火祭)」,偏偏傍晚時分的東京堵車嚴重,讓人只能望著車窗外的停停走走,看著手錶上的數字不斷前進卻只能暗自坐立難安。隨著車子進入山梨縣境內不久,蜿蜒之間,終於開始不時眺望到富士山偶現的身姿,偉岸的聖山腳下,正是祭典所在的位置。

 
夕暮間,忽隱忽現的富士山身影

對我來說,富士山從來不是一座山,而是勾勒了多重複合文化於一身的象徵。

由宗教層面看來,日本人信仰於山岳、崇拜於自然、,也進而衍生出各種神話以及周邊座落於靜岡縣與山梨縣的淺間神社,這座聖山不但象徵著日本,江戸時代所留下的繪捲「富士曼荼羅」,更勾勒著富士山頂所居住的3尊阿彌陀佛,而在《古事記》裡,也描述著木花開耶姫命與富士山的牽絆。

而從生活層面觀察,也不難發現江戶(即東京)與富士山的關係,當時太田道灌就曾寫下由住處眺望富士山的詠歎詩歌,浮世繪名家廣重的作品「名所江戸百景」也勾勒著由靜岡的駿河眺望富士山的街道景致。其他,還有像是正月初三要眺望「初富士」的庶民生活習俗,以及後來所衍生的「一富士、二鷹、三茄子」好夢預兆。而在文學大作《萬葉集》與松尾芭蕉及謝蕪村的俳句、近代文學大家夏目漱石、太宰治等,其他諸多藝術創作中,與富士山的連結更是不勝枚舉。

此外,富士山歷經真觀與寶永多次大噴發所留下的特殊地貌就更不用多說了,從寶永火山、融岩地質及地貌等,在在都訴說著構成富士山之所以叫日本人又敬又畏的各種獨一無二。

由富士急樂園周邊眺望的富士山登山道,燈火清晰 

而「富士吉田火祭」也正是與富士山相關連的民俗當中,相當特殊的一項祭典,被譽為「日本三奇祭」之一。所謂三奇祭,除了山梨縣富士吉田市與北口本宮冨士淺間神社的「火祭」之外,還包括了長野縣諏訪市諏訪大社所舉行的「御柱祭」,以及秋田縣男鹿市之「なまはげ」,真希望哪天可以把這三大奇祭都實際參與過一回!

與富士山相關的祭典,其實不止有「富士吉田火祭」而已。
夏日開山前在周邊地區有祈禱開山期間一切順遂的「開山祭」、封山時也有感謝山神與祈禱腳部強健的「草鞋供養節」,短短兩個月的夏季開放,整個靜岡與山梨縣可說都熱鬧非凡!而且靜岡縣與山梨縣兩向的富士山開山期間還不盡相同,通常靜岡在7月10日左右才開山、山梨則於7月1日就開山,所以也各有各的開山神事及祭典--雖然之於登山者而言,應該是在乎哪條登山道路最省體力、最好登頂,不過富士山最建議攀登的月份其實是八月,根據當地耆老建議,因為七月還在梅雨期間,山頂天氣也變化大,反而未必能順利完成攻頂或欣賞到御來光呢!

北口本宮冨士淺間神社前的鳥居,寫著斗大的「富士山」

在暮色開始低垂之際,終於在富士山輪廓隱身於黑幕前的最後一秒,抵達富士吉田火祭現場。

每年8月26日、8月27日兩天所舉行的吉田火祭,不外乎是為了「鎮」富士山的火,內容可分為第一天的「火祭」及第二天的「芒草祭」。
祭典的第一天迎出神轎、街道巡行,並於入夜後以火炬點亮街道,第二天則迎回神轎,居民會拿著芒草跟隨步行,當為期兩天的祭典結束後,不但恢復封山,秋天也就隨之到來了。
火光豔麗地搖擺,由富士山登山道躍起,行過山小屋,經由北口本宮冨士淺間神社而下,火光一路漫竄於富士吉田市周邊主要街道。

說真的,這火真的好巨大又好迷幻啊!

 

以扁柏所紮成成的巨大筍狀火柱「大松明」,高約10尺,數量約80座,彷彿是獻給巨人的紅寶石獻品,點點成鍊,而街道上由一般民家升起的井桁火架則像是主鍊上的綴飾,閃耀著不同的美麗,這美麗的景致叫人光是站在淺間神社鳥居外凝望火光,就能充分感受到難以言喻的感動。

走進點燃著筍形火柱與井桁火架的街道,兩旁偶現的屋台不多,販售的商品由二手商品,章魚丸子、烤花枝、各式串燒,以至富士宮炒麵都有,類型五花八門。據說過往由於黑道介入而導致屋台一度曾達到300~400攤之譜,今年由於擺攤改由警方統一管理、登記,也使得攤位冷清不少。儘管如此,街道兩旁熱鬧的民家與聚會的溫馨,卻不因屋台數的多寡而稍有遜色。

身著傳統服裝,提著燈籠的各町代表穿梭於火陣間   

在日本,除了冬季的過年、夏季的于蘭盆,以及黃金週有比較長的假期之外,其他莫過於來自家鄉的祭典,才能讓遠行在外的遊子返鄉,這久違的親情交流與左鄰右舍的互動。

於是整個街區兩旁的民家庭院、草坪放眼盡是設宴、坐蓆,孩子的嘻鬧與大人的笑聲,溫暖無比,一句簡單的「お久しぶりです!」(好久不見)卻已經流動著許多盡在不言中的情感。
還記得2010年左右在廣島的小漁村(鞆の浦)參加祭典,不過是走在街上與剛跳舞完的阿公說話,他就開心地引著我這初次見面的外國人前去他家的聚會的「坐席」,爽朗地遞來啤酒與烤肉,開心地介紹起因為祭典而返鄉的兒子、媳婦與孫兒。還有一次,則是在海邊參加祭典,被當地友人領著走來走去的過程中,路旁不論認識不認識的鄰居全都熱情地吆喝著一起喝酒聊天,連筷子都遞了上來。

因為祭典而開啟的人情溫暖,讓身在連鄰居都說不上話、見不著的臺北人我,格外羨慕。

闇夜中的璀璨火光,叫許多人駐足

要維持一項歷史傳統祭典並不容易,因為老人會凋零、年輕人會離去。

更別說,每項祭典都有不同的特殊取向或需求,而需在事前經過多少準備工作。前面曾提及的「草鞋供養節」就曾經因為青年會會員中斷,而導致長達十多年停辦,直到今年才因為當地年輕人重新加入而推動這項祭典,在依循過去所留下的資料與請益於曾經參與青年會推動該祭典的當地居民協助,才得以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而這近四百年的吉田火祭自也不在話下。

筍形的火炬,正確名稱為「大松明」,製作者必須先將木頭切為60公分左右高度,再以斧削為斜角削切,不能切的太大塊,以免木頭不易沿燒。
每組木頭必須以草繩來回兩圈綁繞固定,於上中下各兩圈才算完工,在一邊綁束之時,還要一邊檢視是否添加木頭。接下來,才插入一根以松樹為主的木心,於已經綑綁後的木圈中央,並且再度調整空隙,並且插入幾根竹板在木圈上(請想像我們在建築常看到用於接筍用的鋼筋),然後開始在木圈外部包覆木片,並在木圈內不斷往上堆疊新的木圈、以草繩重複綑綁,以此類推才完成筍形火把基本構造。

 大松名前方以書法落下奉納單位「富士山會」

 

祭典期間所需要的大松明,自然無法由主辦單位吸收經費。

大松明,需仰賴於各方共同奉納,因此每座大松明外都會綁上一片奉納者的名稱,有來自於非營利組織、銀行、學校、幼稚園等各行各業,其中又以企業為最大宗。穿插在大松明間的井桁火架則是由當地居民自行推疊而成,固然沒有大松明來得壯觀,卻讓火祭顯得更加繽紛,從白天開始,大松明便陸續被工作人員搬到街區「橫臥」,直到入夜才在儀式前被立於事先準備好的木框內。

大松明點燃前的儀式,是由深著白衣的富士講先導引領,舉著各町燈籠、斜披紅白色外衫的行者,團團繞著大松明進行「塩加持」共同助禱,以塩、線香、禱文進行並焚燒的儀式神聖隆重,也是活動的高潮之一。

儘管錯過了點火儀式是有些可惜,但這美麗的祭典卻依舊動人,代表神祇降臨的「火」,在暗夜中格外帶有一股神秘與不可犯的凜然,焰光直往天際竄去,吞沒於星光夜幕。

 
不時來回走動,以確認火祭狀況的消防隊員

散步在火光搖曳的橘紅色街道上,只覺得這夜無比地豔麗,如果真有什麼狐仙之類的,大概也會跑出來湊熱鬧吧?雖然不時要留意不能距離松明太近,卻又忍不住直瞧著這美麗的火光。

不時看到消防隊員忙著背著水袋穿梭於大松明間,就是瞧見居民拿著火鉗控制井桁火架,一邊還要時不時地堤防大松明或火架燃燒後的崩落,很是忙碌,而我也在火光之中忙著穿梭拍照,那在搖擺的火光間,光與影的各種跳躍實在太過吸引人。



用以發佈信息的高塔

也不知道究竟跟著火光走的多遠,直到飢腸轆轆,才總算買了烤花枝串與檸檬水,在路旁隨意地開動。

圍牆頂端成了餐台、竹葉遮去路燈,隨性地靠在牆邊欣賞著火光跳躍的景致之際,夏夜涼爽的溫度跟隨著冰涼的飲料把白晝的躁熱給一口吞去,而遠遠傳來的太鼓聲更營造著絕對的祭典氛圍,要不聆聽著這美好節奏都難。果腹之後,接著是參拜重要的諏訪神社「富士山型御影(御山神輿)」,儘管對於富士山信仰充斥著畏懼、神聖、尊敬、土地的複雜情感,真摯的感謝卻是這些來自於自古與富士山共存千百年的生活區域。

 
人潮洶湧的御旅所

御旅所內安置的御影和神轎,民眾可投擲銅板於賽前箱參拜

鮮紅色的御影與神轎,於祭典期間被安置於原為多用途空間的「御旅所」,參加者都可以自由參拜。除了參拜御影和神轎之外,還可以在御旅所購買神社相關商品、飲用地酒,御旅所內可說是熱鬧非凡。除了參拜以外,也買了「健腳御守」,希望這編織著可愛小草鞋的御守,也保佑我在東奔西跑的工作與旅行當中,總能充滿活力與朝氣!

除了祭典本身吸引不少國內外來客,在活動辦理其間,周邊的「舊外川家停車場」也舉行了城市交流市集。此一交流市集是由千葉縣的習志野市、南房總市、須賀川市、上野村物產品等地區代表參與,在廣場販售來自家鄉的食品,商品類型從新鮮的水果到農特產加工都有,搭配著在廣場上所演奏的太鼓,熱鬧滾滾地持續至深夜時分。在廣場上還遇見可愛的「葡萄小姐」,不停地行銷地產,模樣可愛又吸引不少目光。

夜風似水,火炬如光,由當地居民所演奏的美好鼓樂,更為祭典帶來不同樂趣,讓這水火因鼓波的震顫,而引發更多內心的翻騰。

 
穿梭在祭典四處採訪的地方媒體

當1.5公里的火炬之道走完折返時,許多火炬已經化為一攤焦黑的殘屑。

然而,祭典尚未結束。這時可以看到,居民開始陸陸續續地以火鉗夾起燒完的黑色灰燼收拾分裝,收拾,燒為黑炭的火柱殘灰是為了庇佑家內平安、無厄無災,一切順心。而穿著背心、扛著注水袋、舉著噴水管的消防隊員們,則依舊來回穿梭著,而消防隊的待命所內也還有許多隊員彼此交談著。
想來,這忙碌的一夜還很漫長。

 

走回淺間神社的路上,仰起頭眺望以登山客以頭燈所照亮的富士山,點點的弱光一路往上攀升地蜿蜒,讓遠方的聖山在闇夜中也彷彿有生命般地發光著,那流動的頭燈所營造的光束,彷彿也與富士山所暗喻的「不二」精神(「富士」的日語音同不二、不死)勾勒出令人會心一笑的完美對話。

加油啊!為了締造登上獨一無二高峰的人們!



, , , ,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