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by:Megumi

第三次來到這個美麗的地方,相距5年之後的重逢,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陰晴不定的台北,比孩子的心情還要瞬息萬變,前半天還出太陽,下半天卻已是滿地濕漉。才開始清冷不了多久就感冒,果真我跟冬天很不投緣,儘管出生在冬天,卻最討厭冬天,失眠最多,病痛也最多。分外濃郁地,是對秋陽的想念。

想起這次前去日本岡山的倉敷川時,那些在倉敷川畔吹著晨風、曬著暖陽的悠閒寫生族,儘管個個已近華髮,卻讓人好羨慕。天氣好的時候,就該要這樣出門活動活動,管他畫圖還是攝影,甚至只是漫無目的的走路,也是一種享受人生的方式,畢竟有空白才有精彩,不休息哪有衝勁勒?


 在從

事自己喜歡的事情,時間總會在不意間,悄然飛逝,趕圖的時候,時間也常是這樣忽然就不見了,然而就算一樣在畫圖,卻也會因此有著截然不同的心情,一者寫意自在,一者哀嚎不斷。每天打卡的生活,縱使規律卻是種制約,為了生活就非得這麼度過不可。心裡傾慕的,卻是從容的享受,才咀嚼得出點滴的美好啊...

看著寫生的老人家們,認真的以筆、觀景窗換算著視覺上所看到的物體比例,真是頗有『格體精微』的講究,認真的模樣叫人不按下快門也難。


有的人,倒不忙著開始構圖,反倒先拿起相機把自己要畫的畫面給捕捉起來,然後才開始慢條斯理地準備動筆,邊畫圖還邊跟一旁的友人聊著天,垂柳間篩落的陽光跟著輕風浮動,又更令人對此生羨了,只可惜我只是個過客啊!不然還真想回家把畫具跟畫架也搬來,好好享受一下這美麗的陽光與宜人的好風景。

寫生不也像人生?

來得快、動筆的早,不一定表示畫得出理想作品,仔細地找到自己有感覺的視角,勾勒心中的美麗輪廓,用心去體察每一絲線條,忠實而準確地掌握了應有的比例與色彩,才能描繪得出動人的畫面--風往哪邊吹?光往哪邊灑?人往哪裡去?靜態中的動態,其實最是難以掌握卻畫龍點睛的一點,過與未及都是不及,動作太慢導致走位變調、神經太粗而看不到細微變化,可也是未能及時捕捉美麗的失手。


隨著時間越晚,到了八、九點的光景,還算靜瑟的歷史街區逐漸熙嚷了起來,這裡是幼兒、那裡是國中生,參加學校的秋季見學(這通常是學校十月的重頭戲)。

來到此的學生們,面水而坐地野餐,嘻嘻哈哈的聲音,混著水中的鴨叫聲,也是生意盎然,更讓歷史街區一早就顯得神采奕奕,很是朝氣。
按下快門之前,對著對岸的學生們招手,學生們倒也開朗地對著鏡頭這端招手,微笑無須語言,停格的那一秒,彷彿連心意都能相通,是否能夠理解對方的語言,似乎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與帶著小狗出門運動的婦人點頭一笑、跟開懷招手的年輕學子揮手招呼,甚至跟早起的店家主人互道早安,「散步」的美好,正是因為這樣的速度是舒服的移動方式,不會因為太過匆促而遺落了什麼,更可以讓人隨性停駐,或者好好來個深呼吸,隨心所至。

能夠閒適的漫步,就算是看著別人的精彩,不也是人生的快活?

 

, ,
創作者介紹

Megumi的日本散步 / めぐみの日本散歩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