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春藝術村入口

by:Megumi

以舊清春小學校跡為初,廢校後由畫商吉井長三購入,並易為藝術使用的這座小型藝術村,落成於1983年。

儘管如今的藝術村裡,早已遍尋不著往昔學校建築的蹤影,當年創校時由學生們種下的30株染井吉野櫻,卻依舊在每年春天到來時,綻放千嬌百媚的春日嬌顏。這幅擁有大片綠地及美麗春櫻的愜意景致,使得此藝術村也成為山梨縣的賞櫻景點之一,或許不是規模最大,卻是絕無僅有的特殊賞櫻地,擁抱著美術館、禮拜堂、茶室、圖書館及各種戶外藝術品,來到這裡賞櫻也似乎格外風雅了些。

才踏入藝術村,映入眼簾的便是藝術村的代表性建築,「ラ・リューシュ」(蜂之巢)。

此建築原為1900年為了當時在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而建的葡萄酒館,由法國的結構工程師Alexandre Gustave Eiffel所設計,興建於巴黎市區。建築後來內部進行裝修後,位於巴黎的本尊又被稱為「ラ・リューシュ」(蜂之巢),在空間內部,提供給當時年輕的現代藝術家Marc Chagall(馬克.夏卡爾)、繪畫及雕刻見長的Modigliani(莫迪里安尼)這些後來成為藝術巨匠的專業工作者居住,現為巴黎市指定之文化資產。而在清春藝術村內的這棟「ラ・リューシュ」正是臨摹再現的作品,目前做為藝術家工作室(及生活空間)使用,內部不開放一般來場者參觀。

 
可愛的蜂之巢外觀

蜂之巢旁,矗立著白樺圖書館。

1900年代左右,日本興盛的「自然主義」正走向刻板瑣碎的方向發展,1910年,一群年輕作家與藝術家便以《白樺》為名所創刊的刊物為中心,戮力推動「新理想主義」。在《白樺》這本刊物裡,除了刊登作家文稿之外,也介紹歐美的藝術作品,尤其是後印象派。這批擁有良好家世、樂觀進取的成員們,由於鄙視黑暗庸俗的風格,多具有高度道德及倫理,尤其是人道色彩濃郁--這些年輕人,逐漸擴大了白樺的風潮,後來甚至發展為「白樺派」,代表人物有武者小路實篤、志賀直哉等,培育出多位在思想上具重要地位的作家。

而說到這裡,不知道您聯想到了嗎?前面提到的畫商吉井長三,相當敬愛志賀等人,私交甚篤,他正是透過實際行動支持白樺派發展的代表人物之一,推動落實志賀等人的夢想,打造出志賀在文章中所想像,「足以傳遞白樺派精神,且讓來者感受到『愛』的美術館」。

而這棟清水混凝土的白樺圖書館,提供的館藏自然為白樺派的同名雜誌《白樺》(非原本,為復刻本),以及白樺派作家們的作品、藝術書籍,以及孩童也能閱讀的具有白樺派精神之出版品。在圖書館外,設置有一組由Jacques Yankel藝術作品「向蜂之巢致敬」,以蜂之巢為主題的作品造型煞是可愛。

 
圖書館及館外的戶外藝術

 
向蜂之巢致敬

繞過圖書館向內行去,現代雕刻大師César Baldaccin創作於1963年的作品,「親指」便大剌剌地站在眼前。

初見這組作品時,朋友問起Megumi一個有趣的問題:「César這組作品,到底是以左手或右手的拇指為主角?」您覺得答案是左手,或是右手拇指呢?其實答案很簡單,您只要細看指末的弧線向哪方伸展,就會發現答案啦!

瞧瞧Megumi借出的右手,答案有沒有讓您一目了然?


很「讚」的「親指」

 
由平台眺望「蜂之巢」及「親指」(右中)

順著矗立「親指」的平台往上,是彷如歐洲庭園般地石階造景,中央過去是一條過去剛開村的時候還真有水流動的水道,站在底端眺望峰之巢可以一覽全景。

在平台上的草地,不但種植了成林的白樺數,還分佈著餐廳、美術館,以及多組藝術品,草叢間的各種石雕藝術品各有主題,有的像石筍、有的似餅乾、有了如豆子,模樣很是討喜,去收藏許多白樺派作品的白樺美術館看看吧!


拾級而上便是白樺林與美術館

 
白樺林間的草地景觀

 
倒映白樺林貌的美術館

清春白樺美術館,落成於1983年,是將武者小路實篤等人的夢想由幻成真的落實。

在館內收藏著帶有印象派色彩的Paul Cézanne、Vincent van Gogh等人作品,也包含梅原龍三郎、岸田劉生、有島生馬、高村光太郎等人作品,及《白樺》的相關書畫、原稿、手紙等約800組藏品,非常豐富。在美術館內,約2個月為一檔期進行主題調整,所以在不同時間前往都能咀嚼不同的白樺風貌,享受不同的參觀心情。

11  
館內禁止攝影,照片出自http://www.y-shinpou.co.jp/MUSEUM/kiyoharu.html

白樺林間,躲著一棟為了紀念20世紀的頂尖宗教畫家Georges Rouault所建的禮拜堂。

這小巧可愛的清水混凝土禮拜堂,主要是提供給來到此創作的藝術家冥想之用,教堂雖然是現代風格的混凝土卻保存著彩色玻璃的設計,以彩色花束呈現紀念Georges Rouault的意旨之外,還有一部一點都不含糊的管風琴,教堂頂端透過採光使講壇彷如聖光灑落,氣氛寧靜而莊嚴。這棟禮拜堂的設計者,與美術館同樣為谷口吉生,也始得這兩棟毗鄰的建築風格具有視覺上的協調感。

當初教堂落成時,為了呈現通透感,所採用的是全透明的壓克力座椅,不過這趟前往藝術村時發現已經改為木頭座椅。雖然整體視覺風格典雅,但Megumi想像著,剛落成時所搭配的壓克力座椅,應該更有那種在聖光中漂浮的空間氛圍啊...

 
彷彿聖光般的日光


站在宣講台前往外望去的彩色玻璃與管風琴 

離開了禮拜堂之後,就要去跟日本現代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約會了。

雖然Megumi對於安藤說不上崇拜,但確實這位建築師是做為力爭上游的典型楷模,所以在歷年的旅行途中倒也有意或無意地走訪了好幾處由他所設計的公共建築。安藤當然不是白樺派思想的奉行者,而是受到委託興建「光的美術館」。

這棟於2011年4月才開幕的生力軍,由於安藤的響亮名氣,甫開館就吸引了許多建築或藝術領域的餐觀者前來朝聖,2層的長型建築物與安藤之前的作品「住吉之長屋」的尺度相似,在此作品也透過一貫的引光入室手法,藉由幾何的長條狀分割及屋頂的三角削切,為美術館內部帶來豐沛卻不過度的日照,不同的時間與光線為參觀者也帶來不同的參觀經驗。館內收藏著西班牙畫家Antoni Clave的作品,包括繪畫、雕刻、舞台藝術、版畫等各種作品。

特別有去的是,這裡還展示了藝術家的畫具及工作桌,使得參觀這座美術館多了些趣味與真實。

 
光的美術館外觀

 
由二樓的長向底端眺望館內

 
條狀落地開口為建築內部帶來變異的時間表情

 
由落地窗往外望去的景觀

 
這不是綠野仙蹤啦!和「親指」同為César Baldaccin作品

藝術村的壓軸,也是Megumi很愛的是...

 

咦~
當然不是嵐的櫻井翔啦!Megumi最喜歡的
是這棟由藤森照信在2006年所設計的茶屋,「徹」。

這棟位於4公尺高空的茶屋,同樣也是由吉井邀請藤森來設計,起因是吉井看到藤森為前首相所設計的茶屋「一夜亭」而決定邀請,而茶室命名原應由主人(吉井)命之,他也邀來了自己的
作家好友阿川弘之代為命名,並命名為「徹」。之所以以「徹」為名,乃因阿川深知好友甚為欣賞哲學家谷川徹,也就借了谷川徹姓名的尾字。

 茶屋的屋頂以銅板為材,牆壁由縄文建築團隊的赤瀬川源平、南伸坊、林丈二氏等人牆壁依循傳統建築工法的「漆喰」施作,以自然材料拌成的灰泥塗抹於牆壁。而貫穿茶屋至屋脊的巨大檜木,為生長於藝術村範圍內的80年檜木,內部則使用信樂燒的黑色爐台,亦甚為講究。

這座沒有梯子的茶屋,平常並不開放參觀,來客只能在下頭想像每次春櫻綻放時,茶屋與飛花所交織的動人景觀,美麗非凡。若您有機會在春天前來,說不定正好可碰上特別開放唷!

在空中喝茶,快意怎是一般了的!

 
草原上的夏日茶屋

 
茶屋彷彿童話建築般的復古造形

來到藝術村,在草地上漫步、躺在草地看書都是很好的享受。沒有賞櫻時的熙嚷,遼闊的草地盡是陽光的痕跡。

踏著草地,經過蜂之巢以後,在出口附近還有一組可愛的小賣店,帳棚下的簡易桌椅販售著畫冊,車頭則為小巧的藝廊,在帳棚下慵懶地曬著盛夏的溫度,繞著車子走來走去欣賞畫作,也是好玩。

 
以草地相連的戶外藝術及美術館

 
洋溢假日風情的畫攤別有風情

 
畫作與介紹藝術村的相關書籍展示

如果您也和Megumi一樣,在藝術村買了明信片,離去之前,請記得先寫好,丟進門口的郵筒。(不要忘記貼郵票)

如果您也和Megumi一樣,喜歡慢慢散步、慢慢欣賞、慢慢咀嚼,不妨為藝術村預留一個下午的空白,悠閒地賞畫作、踏草地、觀藝術,在餐廳La PALETTE享用美味午餐(使用山梨縣產蔬菜及雞肉)、品嚐下午茶,享受這知性又藝術的午後,一段悠然自得的旅行時光。

 


後記:如果沒有機會前往日本走訪藤森照信的茶屋,這位大師在新竹也有兩座分別名為「入川亭」及「忘茶舟」的茶屋。
---------
名稱:清春白樺藝術村
地址:山梨県北杜市長坂町中丸2072
交通:
1.JR長坂駅搭乘「長坂→清春芸術村」路線巴士,車程約5分鐘,在藝術村前下車。(車站平日發車時間08:09、14:41、16:31【假日08:09、10:33、14:41】,藝術村假日發車時間09:58、12:13、16:18,平日不發藝術村往長坂巴士)
2.JR小淵沢駅搭乘「小淵沢駅→芸術村」路線巴士,車程約10分鐘,在藝術村前下車。(車站假日發車時間14:49、16:39【平日不發車站往藝術村巴士】,藝術村平日發車時間14:49、16:39、【藝術村假日發車時間10:41、14:49】)

時間:09:00~17:00,16:30後不開放入場。
定休:每週一、年末年始
料金:清春白樺美術館+光之美術館通用券¥1,000、清春白樺美術館個人票¥800、光之美術館個人票¥500
地圖:

檢視較大的地圖 


 

, , , , , ,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