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Megumi

這應該是部沒有什麼日劇迷看的「歷史特別劇」吧?

如果不是因為2011年的旅行,剛好在旅途中看到這部特別的戲劇,Megumi對於NHK大阪放送局所製作的這齣戲,可能也會在只有短短上下兩集輕易錯過,畢竟這作品直到現在已經播出兩年之久,還是沒啥看到有人分享關於這部戲劇的介紹。

儘管如此,還是想把這補特殊的作品分享給大家。因為劇情既粉紅也不激動,更沒有什麼可歌可泣,所以如果對於日本和奈良時代的歷史、大佛由來沒啥興趣,可以自動轉台~(是說,遙控器在哪?)

 
東大寺內的盧舍那佛,為世界最大青銅佛像 

電視劇第一秒,映入眼簾的畫面,便是沈靜地端坐於東大寺內,莊嚴的盧舍那佛。

這莊嚴而美麗的盧舍那佛,以近15米的巨大,讓人在倍覺人類的渺小之際而不禁謙卑了起來。這座巨大的佛像,誕生於1258年的奈良,當時
全日本人口尚不及500萬,國運正處於連年飢荒、災厄、天災的困頓之中--然而,卻也在這樣的背景背景下,日本鑄造出這座巨大佛像。

究竟,當時的日本人為什麼要在民不聊生的時代裡,起造這麼耗費物資的大佛?又是如何在捉襟見肘的處境中,完成了這叫人讚嘆的藝術至作呢?接下來,就讓「大佛開眼」來說故事吧!

相異於一般先建廟後造佛,東大寺是先造佛、後建廟


東大寺全區模型,氣勢萬千 

西元630年左右的平安時代,中國(大唐)正是隆盛之時。

為了借鏡中國的各面向所長,日本派了不少遣唐使、學問僧前往中國取經,這些學習大唐經驗的使者,由杭州進入中國領土後,一路深入到洛陽、長安等地進行交流與學習,這樣透過派出遣唐使向中國學習的模式,直到西元894年才由菅原道真提出廢止。從630~839年的200多年間,據說派出了20趟的遣唐使。

由於中國與日本的東海一帶海象險惡多變,致使有不少遣唐使在去或回程中罹難。西元718年,載有法相宗學問僧--玄昉等人的三艘船,在返回日本時便遇上暴風雨,除了玄昉所在的船隻順利脫困外,其餘三艘船均無以逃出黑海。根據日本傳說,玄昉所在的船隻得以平安返回日本,乃因其隨身所攜的海龍王經,及深處逆境仍不忘朗誦佛經而來。(這段船隻遭遇到暴風雨來襲的場景,主要以CG方式呈現,再補入部份內艙場景,不算出色,但也有基本水準。)


當時跟玄昉在同船的,還有多位遣唐留學生,其中一位的名字叫做--吉備真備。

由於海象欠佳,為了降低不安,玄昉與吉備便對話說起了對於自己未來的夢想。對於吉備來說,長達17年的漫長遣唐時間,使其立志於必將所習的律法、天文、地理及先進的發明等知識帶回日本廣為傳授,並感嘆日本長期處於國內內戰導致動盪不安,期盼可透過新知識、新文化引入所改善的生活與經濟,消彌日本的內亂。這樣的心願,在玄昉眼中卻覺得不夠宏觀,認為吉備應該放眼於締造自我生命顛峰之事。

30公尺長、150噸重的遣唐使船,據說每次遣唐為4船、600人

結束17年遣唐生活而回到奈良的吉備,發現家鄉因為發生地震而滿目瘡痍,所幸母親與妹妹均無大礙,三人開始新的生活。

一日,藤原仲麻呂(奈良時代政治家)突然到訪,並邀吉備拜見兄長葛城王,前往朱雀門附近的王府。
沒想到,葛城王卻將吉備引入宮內,並將之介紹給其妹--光明皇后。(在這一段裡,對於當時的服裝(例如頭上的冠)、器物(例如拿在手中的笏)都感受到透過考證所呈現的真實感,由奈良時代所發明的扇子,更是此時人手一支的飾物,形式以團扇為主。另外,在這段場景中,遠景俯視平城京的橋段,是用CG的方式,因為其實現場現在只有剩下一座朱雀門,而且還是復原後的新建物。)

身為藤原家重要政治靠山的光明皇后,意識到吉備於日後必有大局,便希望以關照吉備做為拉攏此人手段。

沒想到,原以為吉備會要求物資援助或財寶,他卻說因為母親行動不便且田地遙遠,希望可借木建屋於田邊,並表明木料日後將會奉還。此舉,使所聞者均為他的無求而嘩然。其後,皇后之女阿倍內親王到來,問起祖母藤原宮子(聖武天皇之母)總覺得眼前盡是飛蚊而盡日趨趕不休,朝野內外對此怪病感到束手無策,吉備可有對策,吉備未有多語。


復原後的朱雀門


工作人員手中的各門復原圖

 

朱雀門的開門儀式與衛士

不久,由遣唐使多治比真人廣誠所率領的遣唐使們,正式進行晉見天皇的儀式並述職。

吉備獲得天皇所授予之「大學助」一職、府邸一座。此時的奈良,宮內新舊派系鬥爭、宮外百姓窮途潦倒、三餐不濟,在在使得在中國17年的盛世中生活的吉備感到心如刀割。此時,過去曾同舟共濟的玄昉來訪,表明希望夏道可引見自己給藤原家的葛城王,以成就他興建一座高可沖天的盧舍那佛之夢。

玄昉表示,過去在洛陽時,曾經瞻仰過一尊非常巨大的佛像(應該是龍門石窟的盧舍那佛大佛吧?),並深受大佛感昭。

他認為,要解救天下蒼生唯有興建大佛一途,才能擁有那樣的巨大的慈悲能量。並認為,或許
玄昉可解去太后心病的吉備,對於是否應該起造大佛不置可否,但覺得玄昉或許可以佛法為聖武天皇之母消去眼障,便將其引見葛城王。沒想到,得權後的玄昉竟是終日沈溺酒色、勾引宮女,還害吉備因此成為朝廷派系的眾矢之的,險些送命。所幸,
玄昉以妙策治癒了太后的心病,受封為禁宮寺廟長老才讓吉備也免於責罰。

此時的吉備,儘管難以苟同玄昉的作法與觀點,卻也自知只能選擇靜觀其變。


纏著吉備希望可謀得一官半職的玄昉

西元730年左右的日本,依舊大型飢荒四起,使農民無法負擔稅賦而由村莊逃離,湧進京城。

這些農民在寺廟、市場四處為奴,卻又不少人因為這些重度勞動而不堪負荷,再度成為流浪者,開始出現搶劫等亂象。為了抑制這樣的亂象,朝廷施以嚴厲的鎮壓對策。過沒幾年,西元737年突然開始流行起痘瘡(天花),並帶走許多人性命,連朝中大臣也相繼罹病,甚至因為右大臣罹病而改變了原本以藤原家為主勢的朝中結構,影響甚鉅,並造成舊勢力重新抬頭。

此時,因為各種狀況不斷而焦慮的天皇,因為太后要求他必須興建盧舍那佛以化解國家之災厄,社稷安寧而甚為頭大。

天皇與
吉備均認為,處在貧困的國勢中,民不聊生,實不應投入形同無底洞的龐大資本於興建佛像之途,應以安定國家為本;然而,玄昉卻認為,正因時處國勢低落,才更應該以興建大佛,反正人生在世本應嚮往極樂,縱使耗盡資本也應完成鉅業,並能完成他所立下的大院成就。至此,為了大佛與玄昉鬧翻的吉備,決定不計一切阻止盧舍那佛興建,以免動搖本已單薄的國本。


巍巍立於考古遺跡中的(第一次)太極殿 ,在朱雀門北側800公尺處

此時,吉備也在機緣中識得了法相宗的名師--行基大師。

不同於生活糜爛,且只為完成一己之願而不顧百姓蒼生的
玄昉,行基大師非但不顧當時朝廷規定而廣授佛法(佛教為國教,不可向百姓宣揚佛法),以信仰感化世人,還號召其所隨行的750位居士興建「布施屋」以做為分送能抒解飢困的食物給百姓的基地,甚至為解決水源不足的農地得以灌溉,興修水利建設,協助搭建橋樑,可說是一位有仁心有行動的知名者,平城京無人不識。

有機緣與大師一晤的
吉備,問起大師為何四處造橋鋪路,卻獲得了「上天只能旁觀,只有自己的手與信念才能成就一切」的提點,吉備更覺必須維持正道,投身於國事,制衡藤原家(藤原仲麻呂)之力

由於國家動盪不安,自願跟隨行基大師修行與普渡者眾

西元738年,阿倍內親王被立為皇太女,吉備亦擔任皇太女的禮記、漢書講師。

西元740年,九州的藤原廣嗣因為遭到鞠諸兄排擠,因流放九州的不滿而興兵作亂,連平城京內的百姓都因此感到人心惶惶。某夜,在相當仰賴吉備的阿倍內親王牽線下,天皇夜召並
問起對於朝中的藤原家及舊貴族間的惡鬥究竟應如何處理時,吉備遂獻策要天皇偕皇后離京,另擇他處建都,以奈良為根據的貴族們便難以繼續挾地緣之利惡鬥不斷。

此時,天皇亦提起在河內所見,由居民所建的7公尺
盧舍那佛為當地跨越性別與階級共同完成,讓人頗受感動,因而有了在京內是否也應立起一尊的想法。天皇認為,或許藉由對於共同信仰的付出,可軟化朝內兩大派系的長期惡鬥。但對於天皇的想法,吉備不予認同,認為國內戰事不斷,縱使投入國力於興建大佛,大佛終究也難以善終。

離京後,天皇一路經伊勢、美濃、近江,來到山背國恭仁京(京都府木津川市加茂町)決定定都。

然而,建都的過程卻相當不順利,不僅工程進度緩慢,連國運都因為瘟疫頻傳而難以安寧,連瓜埋進土裡都不會發芽,百姓生活依舊苦不堪言。在此情勢下,天皇在太后的多次建議下更加動搖,再度決定興建大佛,並立刻交辦右大臣進行。此時,對於要將大佛興建於何地,又成了以奈良為根據地的藤原家與京都為根據的右大臣彼此角力之地。


第一次太極殿外觀,遷都移往恭仁京時便已拆卸移築,此為考古復原,非原貌
 


太極殿外的五色珠,是為象徵天地五行 


太極殿內,爭議頗多的「高御座」為復原之作

見此朝野亂局,吉備遂以獵狐之名,安排天皇與行基大師相見。

知道吉備打算借用行基手下750位居士之力加速建京工作,讓以奈良為根據的
藤原家動手刺殺吉備,但一行人仍在行基的安排下順利逃出,並於泉橋寺相會。看到居士奮力修橋的現場,天皇除了感謝行基為百姓所做,也允諾同意跟隨行基修習佛法的750位居士可出家為僧,進而廣授佛法的交換條件,此舉讓行基深受感動,同意執行招聘人力並協助募資--然而,沒想到天皇卻在這次會晤中,推翻原本打算請行基協助建都之事,而決定請行基一行人擔任起造大佛的工作。

儘管
吉備仍表示反對,行基卻因體會天皇希望可透過宗教救贖人心、化解朝內紛擾的心思而允諾接下大任,此時為西元743年。

被委以監督造佛工程進行的吉備,此為依東大寺盧舍那佛1:1製作的真實模型


在山間所拍攝,
起造盧舍那佛的畫面,真實感十足 

西元744年,建佛耗費支出龐大,天皇決定暫時停建新都,並移往難波。

在遷都過程中,發生皇子因鬥爭而遭
藤原仲麻呂及玄昉合謀暗殺,之後藤原仲麻呂玄昉先流放後刺殺的事件,政治惡鬥更行激烈,原本希望扶持皇子繼位而得勢的右大臣一派,只能暗氣心中。

西元745年,天皇病重,因需依藤原勢力(藤原仲麻呂為首)穩定朝事,只得同意決定將吉備再度遣唐,形同流放。

儘管皇太女希望天皇留下吉備,天皇卻因自知來日無多,卻亟需光明皇后及藤原家維持朝政而無法同意,自知天皇處境為難的吉備,除了答應赴任別無二話。吉備在離開奈良前,與皇太女長談,皇太女對於自身非出身於民間百姓,而無法與吉備廝守感到哀傷怨懟,並表明對於繼任天皇一位無意,聞言,吉備遂親口承諾皇太女,願意一生相伴左右共維朝政,並希望皇太女登基為天皇,以壓制藤原家所造成的長期紛擾。

殊料,吉備此去遣唐又遇上天災,一船沒入海中,吉備亦險些無法完成將會歸來的承諾。

阿倍內親王時代的孝謙天皇


劇內服裝,忠實呈現了奈良時代的服裝相關研究,為看點之一

西元749年,皇太女登基為孝謙天皇。

西元752年,大佛終於完成,但因為金粉不足,僅塗於大佛面部。儘管吉備曾為監造大佛的重要人士,卻因遣唐而無法參加大佛開眼,而當年為了完成聖武天皇所託,為大佛努力不懈的行基大師,也早在大佛落成前撒手離世。

之後,光明太后於朝廷設置紫微(類似中書省)中台(類似尚書省),並由藤原仲麻呂擔任紫微令,兩人共主朝政,罔顧令法且徹底無視孝謙天皇,權力極致擴張的藤原家幾乎可說是實際掌握國家治理所有權力者。此時,又將返京的吉備再貶至九州。藤原仲麻呂甚至將孝謙天皇逼退為太后,以獨攬大權。無力可施的孝謙天皇直到藤原家靠山光明太后去世後,才以太后身份於西元764年將吉備以「造東大寺長官」(官名)召回京述職,聯手對抗藤原仲麻呂並將之殲滅,重整朝廷。

終於回到朝中的吉備,先後又伺奉兩任天皇,並得以將所學知識應用於國家,直到西元775年才以84歲高齡去世,在其輔佐天皇期間,天下太平。

------------------------

故事很長,所以也說了很久,Megumi認為做為瞭解歷史來說是個輕鬆的方式。

如果您沒看到這齣歷史特別劇,文章內大概也八九不離十的講完了故事,倒也不用太覺得遺憾。

值得一書的是,這雖然是短短兩集的歷史特別劇,但在對於許多歷史畫面的呈現上,都相當用心,例如美術監修、時代考證、建築考證、風俗考證等等,登場的場景、服裝、美術都有所證,透過戲劇閱讀歷史的過程,也相對顯得更多不少知識性的精確度。

然而,受限於考古與文本的資料有限,平城京的太極殿及內部陳設復原因無圖面可

                    太極殿內,關於建築復原的過程說明與展示

佐證,卻以考古資料就為了平城京1300年而重現硬體,因無可考資料佐證而備受爭議,例如天皇於國家儀式所乘坐的高御座形式,由於沒有圖面可考證而以大正天皇即座推敲而成,諸如此類,導致對於真實性、正確性在日本各界有諸多爭議,大抵而言,是部真實性高的歷史劇。


奈良時代由於國力單薄、天災不斷,所以無論在建築呈現,或是服裝表現上都不似後來的華麗璀璨。

由遣唐使返國所訂定的〈衣服令〉是日本最早以色彩區隔位階的規範,以黄丹、紫、緋、綠、縹、黄、黒一路排下,除了一開始的十二階,後來還有七色一三階、七色二六階、四十八階等各種變化,規範對象為皇室及文武百官為主,包括頭冠(帽)、禮服、朝服、制服等,在這部電視劇裡也可以瞧出些端倪。


 另一個吸引Megumi注意的,是盧舍那佛

不過,不是完成的大佛,而是興建中的大佛。為了拍攝這部電視劇,特別製作了1:1比例的盧舍那佛胸像,以拍攝大佛製作中的畫面,這尊大佛是真的搬到山間拍攝製作,後來在電視劇拍攝完之後也放在大阪做展示用途,非常有趣。

而人心與大佛的映照,也讓人深有所感。

從電視劇裡可以感受到,無論是藤原或舊貴族派系,彼此所想的都是人性比較黑暗的一面,無非如何得權、握權、弄權,尤其藤原仲麻呂更是代表人物,以攀附於光明皇后的血親關係一路向上,而成國家真正執權之人

而同樣想要完成興建盧舍那佛大業,每個人卻懷著各自不同出發點的世界,也是一件叫人感到莞爾的事。

天皇想要消彌朝中內亂、玄昉想要成就己願、行基想要普渡眾生、吉備則是一直百般不願又只能認真監造。就像行基大師曾對吉備說的:「離大佛最遠的你,或許也離大佛最近。那些戮力於想要完成造佛之夢的人,反而卻可能是離大佛最遠的人。」或許,就是這樣一個只是想要把事情做好的人所抱持的誠摯心意,才遠比各有所圖去做的人,還要來得彌足珍貴吧?


下回,如果有機會到奈良旅行,平城宮跡周邊雖然不是太熱鬧,卻也是值得做為散步與咀嚼過往的好地方。

平城宮跡資料館、平城京歷史館(含遣唐使船)、遺構展示館、東院庭園、朱雀門,都是在重新復原或考古後,以不同方式呈現過往平城京歷史的館舍,在透過電視劇重新仰視太極殿與朱雀門的過程裡,也叫人對於奈良的旅行又蠢蠢欲動了起來。畢竟,上回去平城京1300年的特別活動時,有幾個館因為參觀者太多而沒法悠閒的認識歷史。


雖然這是篇奇怪的文章,有電視劇、有特別展、有旅行,但這樣MAX閱讀歷史的方式,說不定也會讓您感受到不一樣的奈良。
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

-------------------------------
交通:
1.公車:JR奈良駅西口,車程10分鐘+步行5分鐘(二條大路南四丁目下車)或JR奈良站中央口,車程15分鐘+步行5分鐘(平城宮跡下車)。
2.電車:近鐵大和西大寺駅,由南口步行10分。
*建議購買木簡型一日乘車券,一日500円,造型特別又划算,細節請參考

如果您也喜歡文化、藝術、散步、電視劇等主題的不同類型日本旅行,歡迎加入「日本旅人塾」粉絲團

, , ,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