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by:Megumi

一位朋友,貼出了今日拍攝於「三里塚」的照片,讓Meg
umi有些慰嘆。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三里塚」位於日本何方,但只要說到「成田空港」,卻沒有一個人陌生。是的,今天的成田空港,正是興建於三里塚。所以,每次從空中凝視成田空港時,總會有些感觸...


十多年前,在閱讀課堂資料時獲知「三里塚闘争」,頗受震撼。三里塚農民運動的起由,是由於日本在1966年所為了抒解羽田空港及擴大國際航務,而推動的成田空港興建計畫所引起。

當年,日本政府以空港是國家建設為由,無徵詢、無說明會、無溝通的狀況之下,便依照《土地徵用法》及內閣會議的決定,開始進行成田空港的強制徵收,要將千葉縣成田市三里塚及山武郡芝山町週邊的農田收為國有。

然而,卻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將自己的家園、農田就此化為烏有。於是當地農民群起反對,不但佔領管制塔、拒絕國家徵收、興建駐守碉堡,甚至透過將土地零細化的手段(一坪運動),造成大量土地持有人,以拖延徵收土地的速度,為的就是希望透過拉長戰線的過程,設法找出對策、守衛家園。

鎮暴警察以強力驅離、農田踩踏、民家拆毀等強硬手法,希望早日成功驅離農民的粗暴作法,導致當地農民以鐵鍊將自己與果樹綑綁在一起,無論包圍多久、驅離多久,也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自己的土地,流血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多年,有五十多人遭到國家起訴,訴訟長達十餘年,期間有警察也有抗爭者因此身亡。

在當地居民寫給首相的信〈白骨的怨恨〉便曾經這麼寫到:「若你能使我信服,就算沒有補償,我也會甘之如飴地將土地奉上。」國家的公權力與土地正義之間,需要的是彼此的尊重與溝通,土地原屬私有財,國家縱使欲取也不應是硬奪。


紀錄片中,當地農民手挽著手緊緊相連,大聲地喊著「かえり!かえり!」(回去!回去!),希望警察離開家園。究竟,在國家的大型計畫、有力財閥、政治勢力間,如何堅持捍衛自我的權益?對於不同意國家建設、地方開發的土地所有者,是否應以「釘子戶」、「擋人財路」?守護自己的家園與土地,何錯之有?這項反對空港開發的事件,甚至發展為學生、社運、政黨,來自日本各地的聲援者陸續加入的全國事件。


在不斷上演的激烈官民對峙,以及正面交鋒中,卻依舊沒能改變政府決策,甚或進行溝通。只是,雖然不乏身心俱疲選擇放棄,而離開家園的農民,卻也有些人選擇堅持到底,至死方休,與農田同棲,幾十年來依舊堅持。三里塚反對興建空港運動,前前後後發生了九百多件的大小衝突,造成政府以高於原預算的10倍支出之多,才完成空港興建,沒有人是贏家。

1995年,日本政府宣布放棄在成田空港行使《土地徵用法》,首相終於對此政策的執行瑕疵,公開對三里塚農民道歉。

只是,不少當年以肉身阻擋國家粗暴政策的農民,早已凋零不在。


----------------


將近50年以來,成田空港的範圍區內,依舊有民家及農田存在。然而在機場開始使用後的巨大噪音(生活環境超過百分貝)以及當地農民老去凋零,已經使釘子戶數剩下不到5戶,僅存一些碉堡殘壁訴說曾經的抗爭。

機場內的釘子戶,是日本政府在這撼動全國的巨大抗爭事件最後,所做的退讓決定,國家與農民之間沒有任何人獲勝。下次在飛機降落前,您不妨在空港附近上空瞧瞧,那些毗鄰跑道的建築物與稻田,是為捍衛家園的居民所堅持的決定。而「三里塚闘争」所帶來的慘痛教訓,除了成為其他國家在進行大規模徵收的負面教材,對日本政府而言,重大公共建設前期作業與補償機制的落實,也因為此事件而有所改變,不再以公權力大刀四揮。

同時,為了不再度發生此類事件,後來所興建的空港,轉向填海造島模式,多往海側移動興築,避免再度發生因土地徵收造成的衝突事件,後來的關西空港、中部空港、神戶空港等等多往海面移動,不勝枚舉。(填海造島其實也有負面效應,在此先略過不提)

後話:
如果您也想瞭解這與成田空港有關的故事,推薦兩個人名,「小川紳介」、「尾瀨朗」。

日本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在1968~1977年間,以其近身以11年時間紀錄三里塚農民運動,所拍攝的現場剪輯為7部作品,用「三里塚の夏」可上網搜尋到影像。而日本漫畫家「尾瀨朗」,也參酌此真實事件改編為漫畫作品《家》。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