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umi的公佈欄 / めぐみの揭示板
★日本旅行演講、邀稿、採訪等合作及詢問均歡迎來信~日本旅行講演、連携、取材など、何かご質問はございましたら、どうぞメールでご連絡ください。
☆著書《休日慢旅:東京、鐮倉、靜岡》實體通路及網路書店均售,邀您踏進不同的日本旅行。
★無工商或合作未告知、互惠裝消費之文章、沒踢過箱子或盒子,請放心閱讀。
▼▼▼順手點點下方的google廣告,也是傳遞您給予掌聲和肯定的方式。▼▼▼

▲▲▲順手點點上方的google廣告,也是傳遞您給予掌聲和肯定的方式。▲▲▲

by:Megumi

說到日本以ACG產業(註1)為主題的博物館、美術館,想必許多旅人都有參觀經驗吧?

無論是充滿想像童趣的東京「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洋溢少女情懷的岡山「ひがらしゆみこ美術館」(小甜甜美術館),抑或暗喻哲理思維的兵庫「
手塚治虫記念館」等等,各種主題的文化館舍可說都是許多旅人前往旅行時所規劃造訪的選擇地點之一。

有別於過去在思考主題館定位時,大多繞著「這裡有一座什麼館?」,在現今的發展趨勢之下,反而逐漸轉化出「館的附近有什麼?」、「區域資源連結的狀況如何?」的思維,以及發展趨勢。相較於日本其他地區相繼為特定主題興建名人館、體驗館、美術館來促進觀光,鳥取縣除了透過前述的「點狀」手法之外,更擅於擴大這些具有故事性的主題,並且將之放大為區域經營的手法。

左擁青山剛昌的《名探偵コナン》(名偵探柯南)、右抱水木茂的《ゲゲゲの鬼太郎》(鬼太郎)的日本鳥取縣,可說是這些以ACG產業做為主題館發展的代表案例之一,這樣透過館舍的建置來打造地方觀光資源究竟好不好?依賴這幾個虛擬人物來吸引人潮到底對不對?如果將來作品不紅了,又得怎麼走下去?在許多人抱以觀望的角度中,無庸置疑地卻在普遍不景氣的日本經濟黑潮中,因為這些虛擬人物而翻轉出一片新綠。


我較為關注的部份,在於鳥取縣透過這些虛擬主題為媒介的背後,所建構的地方品牌、行銷手法,以及因應這些作品所衍生而出的文化產業,甚至因而帶動整體區域環境的發展更新,甚或相關產業的成功提升。

過去對於博物館、美術館的設置,公部門常寄予其成為地方觀光資源的角色,然而透過柯南くん,我們不妨瞭解一下鳥取是怎樣透過「ACG產業」這把金湯匙(個別品牌),為當地帶來改頭換面(地方品牌)的契機吧?當旅人來到漫畫家青山剛昌的家鄉「由良車站」時,車站裡已經放置好コナン的地圖摺頁恭候大駕,折頁正面除了告知如何前往「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之外,摺頁背面是一張大大的柯南くん出沒地圖。

在地圖上,標記出前往紀念館沿途將會發現柯男くん的10組雕塑裝置、30組小型畫作石台,其實連路面上的人孔蓋都是柯南くん、電線竿也不時出現柯男踩著滑板出現的身影,所以光是由車站到紀念館的沿途當中,就足夠旅人走走停停許久,謀殺不少快門了。

光是周邊街道的整頓,我們便不難觀察到鳥取縣的誠意,周邊景觀進行相對整頓之外,在通往的「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的路途中入目所及,在在都洋溢著濃郁著的漫畫風情,而撇開那些雕塑裝置不說,各種街道家具,無論座椅、展台、路燈、裝飾物,據說全都是由青山先生自己親自監工完成。

此外,若在街上發現柯南くん怎麼抱著西瓜的海報,也請別感到訝異,因為這地區(由良)的地產就是西瓜,漫畫家只是讓柯南くん也一起來幫忙賣西瓜啦!說著說著,阿笠博士的黃色金龜車終於進入眼簾時,這也表示「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到了。


在紀念館內,展出原畫、人物模型、書房重現之外,也有周邊商品一覽櫥窗、期間限定商品等等,尤其推薦大家可體驗登場道具(例如柯南
くん的變聲領結,真的能變聲!)以及密室殺人體驗(可不是要各位拿假刀殺人或躺在那裡吐舌頭裝死,是現場有門鎖讓參觀者實際模擬如何製造密室),其他還有為漫畫編寫台詞、畫柯男漫畫的體驗。

在配套活動規劃上,紀念館也因應各種時節推出不同主題活動,並推出暑休、聖誕等各種期間限定的來館紀念品,以不斷維持這部單行本賣超一億兩千萬本的高人氣作品支持者,持續關注這座紀念館的各種事件。

但要維繫作品支持者與實際表達行動支持,往往需要新的刺激與焦點,才能不斷延燒出這些以虛擬主題為主的館舍其後續話題性,若是作品一旦完結,或者失去了話題,在館舍經營對策上,自然相對必須謀得另一套操作方式,甚至引入其他手法重新尋找話題,而非僅是讓主題館成為靜止於時間洪流的回憶相簿;

以座落於兵庫縣的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虫記念館」而言,雖然其作品具思考深度、社會性,然而在紀念館館舍經營手法上卻因未能開展多角化、話題多元化,以及作品欠缺新話題的種種影響之下,使得到館的參觀人次每況愈下,當初抱著胃癌在畫桌前執筆到生前最後一秒仍堅持創作的手塚大師若是有知,應該也會忍不住發出嘆息吧?

除了創造各種年間話題,「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還特別進行每年一次的出走活動。

活動分為初級與高級兩種組別,請來館者走出紀念館,進行「尋寶遊戲」。這回要找的不是柯男くん,而是透過主題活動的舉行,引領著參與者透過挑戰遊戲,在由良宿的街道參與活動...有別於其他美術館拼命要把人帶進門,但柯男くん卻要來者離開美術館,透過街道散步解開暗號,進而找出偷走神秘寶藏的犯人,很有趣吧?

透過「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的經營操作,不難發現主題館與地方經營與操作之間所建構的開放性,這些對話的過程與不斷塑造新話題的激盪,也正是透過點散發出線、面發展的放射線,讓主題館與周遭環境開始產生新的互動關係。同樣做為館舍,封閉型的館舍與具有公共性的館舍在經營與操作上,卻擁有與在地不同距離的出世與入世距離,或許絕非必要,卻是透過互動合作而將此類個人品牌擴大為地方品牌,甚或公共造產的資源來源。

無論在柯男或三鷹中,我們都發現了主題館經營所實施的連結、誘導操作手法,時而以主題公車創造焦點、時而以尋訪路徑的話題塑造,甚至為地方規劃嶄新主題活動...主題館,由過去強調內部的軟體經營管理導向,逐漸拓展出將之擴及館外的操作整合導向,這不僅帶動了主題館的公共化,也使主題館與地方得到了在平台產生對話的契機。

此外,紀念式主題館(如:「手塚治虫記念館」)、單一作品更新的主題館(如:「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與不斷推陳出新作品的主題館(如:「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差異,又將以何種方式謀得各種類型館舍的生存之道?也是另一個值得長期觀注的議題。

想像固然虛幻,創意卻可成為養分,孕育出真實之力--透過「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也許我們可以發現想像與真實之間的對話,原來可以激盪出更多可能。



夜已深,這篇就先寫到這裡嚕,晚安



後記
1.「ACG產業」:Animations、Comics and Games的縮寫,是動畫、漫畫、遊戲(特指電子遊戲)的總稱,非日本專用名詞,但在日本的ACG年度產值可達到超過16億美元之譜,數字驚人。
2.有關「青山剛昌ふるさと館」相關資訊:
A.開放時間:為上午9:30~下午5:00;
B.入館料金:全票為日幣700元;
C.交通方式:可由岡山乘快車至米子後,轉普通車至「由良」,或由大阪(或姬路)乘快車至倉吉,轉乘普通車至由良。
3.所介紹館名之「記念館」用字,「記」非白字,係以日文原名用字直接沿用。

, , ,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蒲公瑛
  • 我想去三鷹之森~~~(大喊)
    這是我的短期目標
    這篇文章又激起我的旅遊魂了啦~~~~


    版主回覆:(11/23/2010 06:44:44 AM)


    蒲公瑛:
    那...請快存錢吧!^_^
  • MOMO
  • 很有道理呢!
    畢竟卡通漫畫總有退燒的時候...
    可是像上面提到的,連路上的人孔蓋都印上柯南的圖樣,
    會不會又太商業化而掩蓋掉遠本鄉鎮的特色啊?

    喜歡旅行觀光,但真的到一個太充滿觀光氣息的城市又會覺得失落...
    真是矛盾~

    MOMO

    版主回覆:(11/23/2010 06:45:48 AM)


    MOMO:

    地域發展對策與觀光發展的手法千變萬化,
    然而我覺得只要不是「作假」的惺惺作態,
    也以尊重、考量當地生活者的需求及滿足為出發,
    在一定程度下的觀光發展策略,
    有時反而是讓在第經濟得以振興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