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Megumi

因某些機緣,在12月跑了一北一南的演講,有些感慨一直想寫寫...

踏進南方校園裡,電梯裡,看著跟之前到來時不同的系名,不由得伸手撫過那陌生的字眼。

身邊的長輩說,幾年後這牌子可能又要被換下,轉換成另一個全新的系名--這事儘管在這座島嶼裡四處發生,之前也早有耳聞,只是看著這曾經是台灣第一個某專業領域的科系,如今陌生的系名招牌與熟悉的空間場景,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糾結,還有捨不得。

就是「捨不得」,這麼簡單的三個字。

怎麼說呢...這個系的從無到有,或許不是多麼麗質天生、傾城絕色,卻在那種清湯掛麵卻真誠的單純裡,感受到一種清新的純粹,當年這個系招生時,是系主任一個一個打電話邀請學生前來報到,一個一個跟學生說明創系的方向與願景,好讓學生能夠知道,為什麼要就讀這個系,以及這個系所的社會性與未來性。

甚至,在921那年,系主任也在第一時間立刻帶著學生進入受災地區,提供專業領域的協助,讓我始終印象深刻,也許是個新的系,卻充滿著熱情與動力。就這樣,這個系一步一腳印走來,那始終帶著草根魅力的獨有關照,始終是我覺得與眾不同的一點,這樣的特質直到現在,也是放眼其他學校的相關系所裡,較難以見到的操作模式。

當初這系草創時,許多人以看戲的眼神,想著能否招到學生?能否訓練出堪用的人才?甚至經營不經營的下去?

其後,這個系卻也一路走著,甚至別的學校也陸續開展了這領域的新局。在本來就不算主流市場的就讀系所裡,不免也產生了新的板塊運作效用,在這學校創系經年之下,有心的學生開始願意投入這領域就讀--自然,那些更有資源的學校、更有名氣的學校、更加出名的師資,在在都成為這個過去扮演著「唯一」的系所,成為「之一」,相較於那總是踩在泥土裡前進的小家碧玉,甫現身就有美麗衣衫加持、兄弟姊妹扶持的名門秀女,自是更吸引去焦點關注。

市場競爭自然造成學生減少,而學生的資質也因應著各校瓜分之後有了改變,在有更多選擇之下,從各方觀望的創系初期,進入各家搶人的戰國時代,小家碧玉要跟台北小姐同台參加選秀,自是倍感艱辛,縱使碧玉的親友團努力相挺,處境艱困卻已是不言而喻。於是為了繼續能在台上一展風采,不免得開始開源節流,好能在這場戰役中維持戰力。

儘管那些名門秀女和小家碧玉為了這場選秀大戰,妳死我活的廝殺著,然而,在台灣其實並沒有需要這麼多選美皇后。

每年夏天,都有很多剛出爐的美女、帥男從這場廝殺中脫穎而出,期盼著在屬於自己的新戰局中,奪下桂冠。然而,下一場長達數十年的競賽,並不像前一場比賽有一堆後盾可撐腰,而且門檻更高、名次更少,根本無法滿足這麼多想要在此獲得肯定的新秀,那麼多的期待。

沒了處身的位置,於是這些好不容易種下的種子,又只得為了生存而離開,很大宗又流回他們初始所屬的領域,繼續去跟鋼筋混凝土當好朋友,那4年的征戰回憶,就當作一場屬於年輕時代的美好回憶,等待同學會時再來回想那些曾經發生過的點點滴滴。想到這些充滿期待的新秀們,從踏上舞台到步下舞台、抱持希望到決定離開,不由得有些感觸。

對於這些系所來說,不只是畢業生脫離所學、就業的問題而已,還有另一個更大的挑戰--少子化。在整體少子化的狀態下,連要招收到學生就讀都已經是艱苦萬分,考驗就像時間,只會一直來一直來啊~最後究竟還有誰能倖存下來呢?

說真的,我自己也曾經不只一次被質疑,為什麼要讀這個?做這行?甚至還有朋友覺得應該要去轉到其他能夠穩定生活經濟的領域就業,而不用再過這種好像看似有點氣質、有些抱負,其實收入卻苦不堪言的生活,曾有幾年,我在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的狀態下,領的薪水卻都只比基本工資高不到哪裡去,還要保持機動狀態隨時處理新的事件。

可是,很多事情的重量,都不是錢足以衡量的。

如果我們只需要有錢,就什麼也不會留下了,如果只需要有錢,就窮的真的只剩下錢了,也許這說法有點奇怪,但這世界的所有價值不是只建立在鈔票上--生活可以過的去,能做些不巨大,但有意義的事情,也許物質不那麼富裕,日子就可以踏實。

我知道這文或許太過於感性、太多惆悵...但回想起那張易名的系名看板,確實對於這場艱苦的戰役深刻的感嘆,是一場活生生的生存遊戲!


再見,下次能不能再見呢?

創作者介紹

Megumi的日本散步 / めぐみの日本散歩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