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Megumi

一個人散步,總有許多奇妙的點滴。

和「風雅STYLEカフェ」的相遇,就是這樣巧妙的因緣際會。原本打算散步到另一家餐廳享用午餐,卻在散步的過程中,突然發現以「具有療癒力的日本茶漬」為標榜的海報,然後就像聽到吹笛人的笛聲魔力般地,心裡滿滿的被「好想吃好想吃」的飢餓感給漲滿,就隨意地馬上改變用餐地點。

只是,沒想到稍後卻發現明明能看到這家位於二樓的小店,卻沒有樓梯也無法其門而入,一樓大門更是大門深鎖。

研究一會兒才發現,原來要進入這家位於二樓的小店得從側面的電梯上樓,各樓層之間無法從建築內部連通,僅能透過室外改為電梯間的樓梯間垂直上下,非常奇妙!搭上電梯往上,果不其然地被引入了另一番天地。

沒有樓梯也看不到電梯的風雅STYLE

說到「和紙」,您在腦海中會閃過怎樣的畫面呢?

是正座練書法或者櫃子裡一張張疊齊的意象?看似做為餐飲空間經營的風雅STYLE,其實可是出品和紙纖維做為素材,所製作各種生活用品的品牌直營店,店內所有販售商品絕大多數都是使用越前和紙所製作,連衣物也不例外,可說是將來自傳統的和紙融入當代生活的轉化典範,據說連太空人也有使用這樣的材質所製作的衣物,和紙與太空船的古今連結真是非常微妙啊!

有別於經常出現的中國製各種加工商品,風雅STYLE所使用的和紙素材,都是由以「越前和紙」聞名的北陸地方福井縣所生產、加工,由製線、風乾、紡織到縫製,每道程序都在福井完成,除了純粹日本製造之外,氣質優雅又具有獨特風味。


各種以和紙纖維做為素材的商品

除了好逛好買的各種和紙纖維商品之外,風雅STYLE所推出的餐飲與點心服務也走清爽、健康路線,吃來沒負擔。

這天,Megumi點的是「日本茶漬套餐」,除了茶泡飯之外,還包含魚或肉(擇一)為主餐的西京燒、三小缽、漬物,這天的茶泡飯挑選了柚子醋豬肉片的口味,一端上桌就讓人食指大動啊!淋上茶湯的茶泡飯才入口,柚醋和豬肉片果然非常清爽地叫人揚起嘴角,這種吃了感覺會長壽的低油、減鹽料理,總會使Megumi覺得好幸福。有趣的是,連筷架都很環保的直接使用花生,叫人忍不住莞爾一笑。

幸福何必奢華,心滿意足何其容易。


餐飲區的空間,也充滿了「和」的典雅魅力


叫人倍感幸福的簡單料理,意外地洋溢著療癒力

享受完無華卻滿足的午餐,繼續朝著坂之下悠閒散步。

才走出店家,打起傘就望見斜對面的一家料亭也打開門,女性工作人員送了一組客人走出來。除了感謝客人的光臨外,不忘叮嚀客人一路慢走,然後便站在路旁目送客人離去的背影--由於這條巷子不算短,那幾位客人邊聊天邊步行離開的巷弄長度可也約末有5公尺距離,在那天落著薄雨的時刻,工作人員卻只是直直地站著,目光追隨著客人的背影。

撐著雨傘在濛濛的小雨中,我看著她、她看著客人,直到巷弄底的身影終於由越來越小而終於消失在眼前,每一道凝視的視線才收回。

看著因為站在雨中太久,而被薄雨淋濕了頭髮與衣衫,卻依舊站的直挺挺目送客人直到離開視線,才趕緊低頭連忙奔回店內的身姿,叫Megumi沒來由地在心裡也默默領受到日本文化中的款待精神。正是這樣由「看得見」以至「看不見」的服務,才更顯得細緻而動人,而叫人對於這樣的精神難以忘懷。很多時候,感動並不是來自於購買、交換,而是來自於無料(免費),無論對人、對事,這樣的真誠與細心往往並不是來自於幾星級、多少消費,而是可貴在於如何以非幾星級價格享受到真誠的服務。

前陣子看到日本某餐廳就特意為了女性來客提供放在腳底的發熱石,因為日本女性大多一年四季都穿裙裝,每到冬天總是特別容易手腳發冷,因而也使得店家主動針對女性來客提供這項服務。

正是這樣的款待之心,無料卻也無價。

 

懷著享受到充滿療癒力的料理與目睹「おもてなし精神」(款待精神)的美好,神樂坂的散步雖然開始伴隨著雨絲,卻依舊輕快。

在巷弄間轉彎,穿過讓人很想衝進去泡澡的當地錢湯「熱海湯」,登上又名為「藝者小道」的熱海湯階梯。過去,經常有許多前來花街演出的藝者經常在此出入的「藝者小道」,位於熱海湯旁的熱海湯階梯,雖然這條聲名遠播的知名階梯,如今早已回歸沈靜,獨自走在石坂道上,卻依舊能感受到濃濃的懷舊風情,或許藝者不再錯身而過,那由黑牆與石跌所交織的過往,卻濃郁地洋溢著化不開的美麗風采。

而洋溢著歷史感的熱海湯,從甫創業迄今的每一日,可都是以燒柴煮水的方式為來客提供熱水服務,這樣以傳統方式供水的錢湯,已經成為東京少見的特殊作法。有趣的是,錢湯內的空間就像由阿部寬所主演的電影「テルマエ・ロマエ」(羅馬浴場)所見的錢湯,牆面描繪著富士山景致,腰帶以下還有鯉魚飛躍的圖樣,女湯是紅鯉、男湯為黑鯉。

所以,如果是在下午三點後才來到神樂坂散步的話,歡迎來洗個澡!^^


  
讓人很想衝進去的古老錢湯「熱海湯」



藝者小道

離開熱海湯往前不遠,便是東京理科大的校園建築。

嶄新的建築聳立在後巷間,減低了大樓為傳統街區所帶來的壓迫感,而默默站在校園建築前的「泉鏡花舊居跡」及「北原白秋舊居跡」的舊居跡碑,其實才是重點。雖然台灣旅人或許對於這兩位的名字不是太熟悉,但泉鏡花可是一位在明治至昭和年間的小說家,這位作家獨樹一格的寫作文體,後來並影響著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等知名晚進。

出身於金澤的泉鏡花,雖然後來成為家喻戶曉的作家,一生卻不算平順。

由於很早就被學校退學,只得一邊在私塾唸書、一邊在租書店閱讀,靠著一字一句吸收租來的小說充實自我的寫作能力,努力地朝著作家之路邁進,後來雖然來到東京也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卻依舊堅持寫作,甚而以其充滿幻想、浪漫的作品一步步前進而終於成為知名作家,荏弱又細緻、奇幻而浪漫的著作受到許多人喜愛,尤以《高野聖》最獲好評。

鼎盛時期除了主持文學討論會,也是帝國藝術院會員,畢生的寫作生涯直到死前兩個月,完成最後遺作的短篇小說《るこうしんそう》(縷紅新草)才黯然離世。這部作品,後來被文豪三島由紀夫喻以「達到了神仙的領域」讚之。

儘管終生命運乖違,卻本著熱愛寫作的心情一路往前,燃燒生命的能量到最後,並獲得「幻想文學大師」美名,卻使Megumi為泉鏡花的一生感到些許動容。

畢竟,有從事寫作、撰稿的人多少都能夠體會,搖筆(敲鍵)這條路是一件何其孤獨的事,每一字一句在書寫的過程,無不是一燈、一人、一影所交織的畫面,字裡行間鋪陳的文字之外,盡是其他人所難以想像與體會的人生況味啊!

而出身福岡的北原白秋,為日本詩人、童謠作家,大家對於他的「下雨歌」應該不陌生,多少都能哼上兩句「
淅瀝淅瀝嘩啦嘩啦雨下來了、媽媽帶著雨傘來接我」,曾經來訪台灣,作品也留下非常多。北原曾經在此居所短暫住過一年,當時便已活躍於文界。

雖然事過境遷,故人已遠去、舊居成草皮,站在這指定為史跡的舊居跡前,卻依舊被滿滿的思緒所包圍,想像著過往這些大師身影在此生活時,暗夜中伏於桌前斧鑿文字的背影。


舊居跡前的石碑


很容易不小心就擦身而過,誤以為校園或公園介紹的舊居跡 

神樂坂的散步,當然還沒結束。
Megumi暫且停筆,晚些再繼續往下走去。(笑)

,

Meg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